首頁 >> 當代中國 >> 研究園地 >> 社會
公共健康及其優先性
2020年02月17日 16:14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龔群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全國各地先后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習近平總書記在2月3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指出:“這次疫情發生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疫情重災區武漢率先采取了封城的措施,隨后湖北中等城市均先后采取了類似措施。專家們認為,對于新冠肺炎這種易感染人群的傳染病,有效阻止其傳播的方式就是重點人群隔離。重點人群隔離甚至封城這樣的措施,涉及一個必須回答的倫理問題:公共健康與個人自由的關系。

   

  怎樣界定公共健康這一概念?1920年,美國公共健康專家溫思路提出:“公共健康是通過有組織的社區努力來預防疾病、延長壽命、促進健康和效益的科學與藝術。這些有組織的社區努力包括改進環境衛生,控制傳染病,教育每個人注意衛生,組織醫護人員為疾病的早期診斷和預防性治療提供服務,建立社會機制來確保社區中的每個人都能達到適于保持健康的生活標準。組織這些效益的目的是使每個公民都能實現其與生俱來的健康和長壽權利。”這一定義為世界衛生組織所接受,并沿用至今。公共健康是有組織的社區努力,涉及每個人的健康與長壽。公共健康也就是通過健康衛生的公共環境來保障和滿足人民群眾的健康需要。

  公共健康概念具有以下特征:一,公共健康是社會公共產品,是一種公共善。必須有各級政府、社區以及不同部門的共同參與與協作。這次防控疫情范圍之大、面積之廣、難度之大,沒有黨的統一指揮和統一部署,各級政府部門齊心協力奮戰,是不可能打好這一戰役的。二,公共健康以人口整體為對象,關涉社會全體成員的健康問題。公共健康將人類的健康問題作為一個整體來研究,或者說是置于群體層面來研究,其目標是減少患病和提前死亡的人數。在流行性傳染病發生的時期,公共健康所重視的是發病機制問題。如針對這次新冠肺炎病毒的易傳播性,采取必要的強制性隔離措施,就是減少發病的有力措施。

  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是公共健康的首要原則,同時也體現了我們黨的宗旨。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黨的根本宗旨。面對疫情,強調人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的極端重要性,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追求和執政為民的責任擔當。人民群眾有多種利益,如物質利益、經濟利益以及精神文化利益等,但是,生命財產利益是最根本的利益,而這一利益如果離開了公共健康的保障,就會成為空談。

  公共健康以個人健康為前提和基礎,指向的是全體社會成員的健康問題,而個人健康指的是每個社會成員的健康問題。從個體角度看,除去遺傳因素,每個人的生活習性、飲食偏好以及性格等因素往往影響其健康狀況。一般而言,個人健康是個人自主的領域。然而,從公共健康的角度看,個人健康不僅是個人責任,同時也是社會責任。公共健康不僅在于保護個人不受他人不衛生或傳染性疾病的影響,更在于提升和改善社會成員的居住衛生環境,維護和提升全體社會成員的健康素質。影響公共健康的因素,往往就是影響個人健康的因素,同時也可以反過來看,影響個人健康的因素,往往會成為影響公共健康的因素。如普遍性的不良習性(吸煙),即使不在公共場所吸煙不對他人有健康影響,但由此導致眾多個人健康出現問題,也將從整體上造成人口健康素質的下降。

   

  公共健康所要保護的是每個人的健康,當某個社會成員染上了某種傳染病,社會有責任對他進行醫治。然而,僅僅進行醫治是不夠的,如果任其自由行動,其疾病將會傳染給他人,從而嚴重危害公共健康。對此,從公共健康角度出發,不僅要對傳染病人進行積極的治療,還要從保護其他人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出發,限制傳染病人的行動自由,這里,就自然會出現維護公共健康與限制個人行動自由之間的沖突。

  在危及社會全體成員健康的疫情面前,限制個人行動自由的正當合理性在哪里?英國學者密爾指出:“對于文明群體中的任一成員,所以能夠施用一種權力以反其意志而不失不正當,唯一的目的只是要防止對他人的傷害。”這里所說的“防止對他人的傷害”,是指社會或社會權力機構對個人行動自由進行干涉,從而保護社會成員免受他人傷害。換言之,以不傷害他人為理由對個人行動自由進行干預,這樣的干預就是正當合理的。

  實際上,即使是僅僅涉及行為者本身的生命安全問題時,公共健康從保護行為者的角度進行干預,也具有正當合理性。密爾曾經指出,當有人想走上一座斷橋而有生命危險時,這時阻止他的行動是正當合理的。換言之,個人行動自由也只有在無礙生命的前提下才具有意義。面對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建議大家在非常時期都少出門而自動隔離在家,就體現了公共健康將全體成員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作為自己保護范圍的基本要求。

  當公共健康與個人行動自由相沖突時,將公共健康置于優先性地位考慮,體現了黨和政府將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與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的原則和立場。當然,即使是采取強制性的隔離,也應有相應合理的措施,能夠使被隔離者感受到應有的尊重。而對被隔離者來說,應當意識到這種舉措對于公共健康的重要性。應當使所有人都意識到,這是一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需要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最終勝利。

 

   (作者:龔群,系中國人民大學倫理學與道德建設研究中心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龔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