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獨家策劃 >> 獨家策劃回顧 >> 培根鑄魂 唱響新時代文藝號角
中國文藝為新時代鼓與呼
2019年10月11日 09:0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儀 張慧瑜 字號

內容摘要:時值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發表五周年,梳理中國文藝的新形態和新問題,厘清時代的新變化和新要求,方能定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的歷史坐標與歷史意義,并明確未來中國文藝的責任與方向。“人民”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的核心概念——“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是文藝存在的“根本價值”。文藝:獨立價值與文化治理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了“當前文藝最突出的問題”是浮躁。要“堅守文藝的審美理想、保持文藝的獨立價值”,不僅要處理好市場和文藝的關系,也要處理好黨和文藝的關系。

關鍵詞:

作者簡介:

  8月16日,第十屆茅盾文學獎在北京揭曉,評獎委員會副主任李敬澤在采訪中談到,本次獲獎作品標志著新時代的中國文學從“高原”邁向“高峰”的努力和成就。這正是對習近平總書記2014年10月15日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所發表的重要講話的回應。時值習近平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講話發表五周年,梳理中國文藝的新形態和新問題,厘清時代的新變化和新要求,方能定位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的歷史坐標與歷史意義,并明確未來中國文藝的責任與方向。

  人民: “劇中人”與“劇作者”

  “人民”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的核心概念——“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是文藝存在的“根本價值”。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是黨對文藝“為什么人”的根本問題的認識。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強調,“人民不是抽象的符號,而是一個一個具體的人,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愛恨,有夢想,也有內心的沖突和掙扎”。對“具體的人”的觀照,對人民生存現實的真誠直面,是新時代中國文藝的核心命題。

  與對“具體的人”的關切相對應的,正是近年來現實主義題材文藝創作的繁榮。2019年茅盾文學獎獲獎長篇小說均為現實主義作品,是對文學現實品格的敬重與延續。正如《主角》的作者陜西作家陳彥所言,《主角》的寫作是“匍匐在那塊大地上的”,而柳青、路遙、陳忠實、賈平凹“都是那塊土地的堅守者”。與此同時,影視創作領域近年來也涌現出許多優秀作品,回應著當代公眾的社會關切——直面醫療體制問題的《我不是藥神》(2018),探討女性生存困境的《都挺好》(2018)、《送我上青云》(2019),呈現普通家庭社會焦慮的《小歡喜》(2019),聚焦傷痛與救贖的《親愛的》(2014)、《地久天長》(2019)、《嘉年華》(2017),連通歷史傷痕與現代情感的《二十二》(2017)。這些故事呈現了當下中國的多重面相,也通過大眾媒介的傳播掀起了對相關社會議題的討論,激發出更多有價值的聲音,這也正是文藝創作的社會價值所在。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提到,人民不僅是文藝創作的“劇中人”,也是“劇作者”。市場經濟和互聯網的發展正前所未有地釋放出巨大的群眾文化創造力,網絡文學已成為大眾文化產業的重要環節,“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上同樣活躍著無數身懷絕技的普通人,甚至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者。這些新的文藝群體和文藝形式的出現,深刻地改變著新時代中國文藝的面貌,顯示出人民作為“劇作者”的巨大能量,同時也對今天的文藝發展提出了新的挑戰。如何建立適應時代變化的體制機制,動員和引導作為市場主體、創作主體、傳播主體的人民群眾,使其成為繁榮社會主義文藝的有生力量?這是未來中國文藝需要解答的問題。

  中國:當代精神與傳統魅力

  誠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重要講話中所說,我國的文藝和文藝工作,需要放在“我國和世界發展大勢中來審視”。在全球秩序重構的今天,重新審視百年來的西方話語體系和文化體系,在開放和包容中構建屬于自己的文明敘事,用文藝講好中國故事,傳達中國經驗,是在世界文化格局中獲得文化領導權的重要方式。

  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以及海外市場的開拓,不少主旋律題材、主流價值觀的影視作品都獲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和國際關注,展現出一個充滿自信的當代中國。如電影《戰狼1》(2015)、《湄公河行動》(2016)、《戰狼2》(2017)、《紅海行動》(2018)中,從武器裝備到軍事素養都高度現代化的中國軍人。電視劇《破冰行動》(2019)中主導全球緝毒網絡的中國警察,《流浪地球》(2019)中決意帶著地球去流浪的中國孩子和中國父親,都展現出崛起時代新的中國位置和自我想象。《古田軍號》(2019)、《決勝時刻》(2019)等革命題材電影,也以其兼具歷史質感和現代品格的人物塑造,贏得了觀眾的認可。今天,我國影視市場的商業邏輯與主流價值觀的內在要求逐漸合流,市場化的文化工業系統與國家所倡導的主流價值觀之間形成了配合關系,使主流價值觀得以通過大眾文化與大眾傳播媒介,提升其影響力和吸引力。未來,如何進一步提高這些作品的思想性與藝術性,真正擺脫用西方經驗“裁剪中國審美”的桎梏,通過文藝闡發真正具有世界性解釋力的中國現代精神和現代方案,是需要更加深入思考的問題。

  在通過文藝展現當代中國文化自信的同時,中國傳統文化的魅力也被重新發掘與闡釋。在中國初步完成了從傳統農業社會向現代工業社會轉變的今天,傳統文化成為當代中國人建構自我認同與文化身份的一種方式,并被賦予新的現代價值。《中國詩詞大會》《中國成語大會》《國家寶藏》等文化類綜藝的流行,讓高雅的古典藝術重新具有了親和力與吸引力。《大圣歸來》《哪吒》《白蛇:緣起》等國產動畫片的崛起,賦予古代神話新的精神內核和現代審美,更以打造與漫威、迪士尼相媲美的“中國神話宇宙”為宏愿。這些植根于中國悠久歷史文明“新潮”的文藝創作,成為新時代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一部分,以對“中國故事”的講述參與到對世界文化的多元重構,也成為凝聚中國人民共同的情感和價值、理想與精神的重要紐帶。

  文藝:獨立價值與文化治理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了“當前文藝最突出的問題”是浮躁。這是伴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中國文藝面臨的新的難題。誠然,“沒有競爭就沒有生命力”——市場經濟極大地解放了文化生產力,滿足了人民群眾多樣的文化需求;國際文化市場上的競爭,更是推動中國文藝“走出去”的最大動力。但與此同時,文化產業化也帶來了文化市場的唯利化和娛樂化,使文藝創作容易受到資本驅動和利潤綁架,容易被“流量”“銷量”等量化指標肢解。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當文藝成為被消費的商品,成為逐利的工具,便也“沾染了銅臭氣”,失去了其獨立的價值。

  如何處理好文藝與市場的關系,是新時代中國文藝工作面臨的挑戰。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多次強調,文藝不應成為“市場的奴隸”,不能“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中迷失方向”。而應對這一挑戰,必須重新回到文藝為人民創作的宗旨。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的“人民”雖然是“具體”的,但“人民”并不因消費時代和網絡時代的到來而變成單純的“消費者”或“受眾”。近年來,國家把更多的資金投入到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使市場化的文化產業與公益性的公共文化服務齊頭并進,將文化的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城市中出現了更多公益性的博物館、圖書館等公共文化空間,農村地區也有廣播電視村村通工程、農家書屋工程、農村數字電影放映工程,以政府為主導,調動多元主體,提供惠及基層群眾的公共文化產品。

  要“堅守文藝的審美理想、保持文藝的獨立價值”,不僅要處理好市場和文藝的關系,也要處理好黨和文藝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明確地闡釋了這一問題——黨和文藝的關系、黨性和人民性的關系、政治立場和創作自由的關系,都統一于黨為人民服務、文藝為人民創作的宗旨。而黨對文藝工作的領導,也需要尊重和遵循文藝規律,尊重文藝工作者的創作個性和創造性勞動,政治上充分信任,創作上熱情支持,堅持學術民主、藝術民主,營造充分討論、切磋互鑒的寬松氛圍。這種良性互動的形成,無疑考驗著黨和國家文化治理的智慧。必須承認,面對網絡文化的崛起,文化生產和消費的新形態出現,我們還缺乏更為有效的管理機制,常常出現管理的缺位和越位。要解決這一問題,必須進一步深化改革,既要面對新變化所帶來的新風險,又要保障文藝創作的多樣性和多元狀態。

  “每到重大歷史關頭,文化都能感國運之變化、立時代之潮頭、發時代之先聲,為億萬人民、為偉大祖國鼓與呼。”在新的歷史節點,習近平總書記對文藝工作寄予了厚望,也為未來文藝的發展指明了方向。立于全球變局的潮頭,舉起中國精神之旗幟,發出回應人民與時代的聲音,方不愧新時代文藝的歷史責任與歷史使命。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楊儀 張慧瑜 工作單位: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韓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