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職業技術教育學
徐承萍 趙蒙成: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的人文意蘊
2019年10月12日 10:51 來源:《河北師范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18年第6期 作者:徐承萍 趙蒙成 字號
關鍵詞: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社會本位;以人為本;混合評價技術

內容摘要:時代發展,個體自我實現以及向上流動的需求和意愿不斷增強、職業教育回歸育人本義的趨勢愈益顯著、工業4.0時代對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改革的呼聲日益迫切,這些都呼喚職業教育質量評價從社會本位轉向以人為本,將職業教育滿足個體持續發展需要的能力和水平視作評價基本內容,依據評價內容采用量化的、質性的或者兩者混合的評價技術手段,并需要在評價環境建設、評價理論與實踐研究等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關鍵詞: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社會本位;以人為本;混合評價技術

作者簡介:

    原標題: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的人文意蘊

  作者簡介:徐承萍(1980- ),女,安徽南陵人,蘇州大學教育學院博士研究生,蘇州衛生職業技術學院副研究員,主要從事高等職業教育研究。江蘇 蘇州 215123;趙蒙成(1969- ),男,河南駐馬店人,蘇州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職業教育、中小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江蘇 蘇州 215009

  內容提要:由于經濟社會強勢影響、職業教育的教育屬性以及個體發展功能勢弱、評價技術手段局限等,長期以來我國職業教育質量評價表現出顯著的社會本位特征,見物不見人,采用較為單一的量化評價技術,輕視職業教育的人文意蘊,強化了評價的教育管理功能而弱化了促進育人的功能。時代發展,個體自我實現以及向上流動的需求和意愿不斷增強、職業教育回歸育人本義的趨勢愈益顯著、工業4.0時代對職業教育人才培養改革的呼聲日益迫切,這些都呼喚職業教育質量評價從社會本位轉向以人為本,將職業教育滿足個體持續發展需要的能力和水平視作評價基本內容,依據評價內容采用量化的、質性的或者兩者混合的評價技術手段,并需要在評價環境建設、評價理論與實踐研究等方面做出更多努力。

  關 鍵 詞:職業教育質量評價 社會本位 以人為本 混合評價技術

  標題注釋:2018年江蘇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重點課題“深化產教融合背景下教育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機制研究”(B-b/2018/03/13),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創新團隊項目“江蘇職業教育現代化研究”(2017SZTD020)。

  中圖分類號:G71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413X(2018)06-0075-08

  2014年國家頒布的《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指出,現代職業教育“以立德樹人為根本,以服務發展為宗旨”,服務于社會發展,更是服務于人的發展,以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作為改革發展的根本目標;2015年《教育部關于深化職業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若干意見》強調,“加強思想道德、人文素養教育和技術技能培養”。現代職業教育呼喚人文回歸,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堅持和倡導的人文主義教育觀和發展觀相一致。201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Rethinking Education:Towards a Global Common Good)報告,報告指出,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是教育目的的核心關切,在當下教育面臨的諸多挑戰和新的知識前景中另尋出路必須重申多樣化世界中的共同利益,主流功利主義教育觀在“教育作為共同利益”問題上需要做出新的解讀,必須傾聽教育生活中沉默者的聲音,因而重申人文主義觀點和方法;人文主義方法,超越狹隘的功利主義和經濟主義,關注教育的包容性和不會產生排斥及邊緣化的教育,以維護和增強個人在其他人和自然面前的尊嚴、能力和福祉作為教育的根本宗旨[1](P12-29)。現代職業教育實踐中的人文意蘊或者說職業教育人文教育應是與廣義的教育目的相一致,是要在管理理念上體現人文關懷、制度設計和實施上“以人為本”、教育資源合理配置兼顧專業技能訓練與文化素質培養、開發技術教育的人文特質[2];操作層面上,無論是教育管理還是教與學的活動,尤其應重視受教育者個體的主觀認知與感受、關注教師在促進學習上的核心力量。職業教育質量評價是對職業教育活動進行價值判斷,關乎職業教育培養目標、國家產業和人才戰略目標,意義重大;然而,當前職業教育質量評價表現出顯著的社會本位特征,忽視職業教育的人文意蘊,教育質量評價見物不見人,長此以往,將導致職業教育實踐及其目標使命漸行漸遠。因此,矯正社會本位的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理念體系和操作系統,重建以人為本的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系統迫在眉睫。出于對現實問題及主要矛盾的關切,本文所指職業教育主要指向學校教育形態的職業教育,所以職業教育質量評價也主要指向職業院校教育質量評價。

  一、見物不見人:社會本位的職業教育質量評價存在的主要問題

  以迪爾凱姆、凱興斯泰納為代表的社會本位論者認為,教育目的根據社會發展需要來確定,教育目的在于把受教育者培養成符合社會標準的公民,在于使受教育者社會化,保證社會生活的穩定與延續,個人發展必須服從社會需要,個人只是教育加工的原料[3](P102)。當前的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特別是相對系統的、較大規模的并具有較大社會影響力的職業院校質量評價項目,如國家2004年啟動的對高職高專院校開展人才培養工作水平評估和2008年開展高等職業院校人才培養工作評估,以及近年來各級教育主管部門要求高職院校發布高職人才培養質量年度報告,表現出顯著的社會本位特征,評價內容見物不見人、評價技術手段以量化為主。

  (一)社會本位的價值傾向顯著

  十多年間,我國職業教育系統開展了不少頗具影響力的質量評價項目。2004年起,國家啟動對高職高專院校開展人才培養工作水平評估,以促進國家、學校主管部門、學校自身對人才培養工作的指導、支持和有效管理,最終全面提高教育質量和辦學效益。2008年起教育部開展高等職業院校人才培養工作評估,深化校企合作、產學結合的人才培養模式,推動形成以學校為核心、教育行政部門為引導、社會參與的教學質量保障體系。兩輪針對高職院校人才培養質量的評價,均由政府主導,評價主體是政府部門,評價對象是學校,評價作為國家進行職業教育管理的手段而存在。職業教育評價表現出明顯的社會本位特征,具有濃重的工具理性取向和功利主義色彩,價值理性體現不足:職業教育質量評價主要是為職業教育的實施機構改進教育教學和職業教育的管理部門改善宏觀指導政策提供依據[4];從第二輪評價開始,國家人才和產業發展戰略被著重關注,重視評價職業教育服務和適應經濟發展、產業發展、企業發展,職業教育提供社會服務的能力水平,重視“實踐教學”“社會評價”,重視“定崗實習”“雙證書獲取”“社會服務”等指標(見表1)。

  資料來源:《教育部辦公廳關于全面開展高職高專院校人才培養工作水平評估的通知》(教高廳[2004]16號)附件1:《高職高專院校人才培養工作水平評估方案(試行)》;教育部關于印發《高等職業院校人才培養工作評估方案》的通知(教高[2008]5號)

  (二)評價內容、評價過程見物不見人

  評價指標體系是整個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的核心,反映職業教育質量評價的主要內容,上承職業教育質量觀和教育評價理念,下接職業教育評價操作實踐。觀察分析表1中2004年、2008年兩輪評估指標體系可以發現,評價指標設計與評價導向密切相關,指標主要圍繞教育教學管理軟硬件設計,2008指標增加了“社會評價”等內容,兩輪關鍵指標都沒有深切關注學生、教師等職業教育活動重要利益相關方的需求和經驗,評價指標“物化”“量化”,見物不見人。同樣地,評價實踐活動中學生的需求、成長過程、學生的評價也較少被關注,有限的關注還是將學習者技能習得過程與結果量化,缺乏對學習者的職業核心能力、專業能力需求和應用的考察,缺乏對學習者感受、個性化發展的考察,質量評價并不關注接受職業教育、學習、獲得工作技能對學生究竟有何意義以及學生對此的認知與感受如何。本研究中,“物”的概念內涵要寬泛于單純的儀器設備,還包括師資隊伍數量結構、專業課程、管理隊伍等物化、量化的內容。至于職業教育活動的教師主體同樣只是關注數量結構,沒有真正地將教師在教學活動中的成長、對教育質量的評價以及教師的需求納入評價內容。

作者簡介

姓名:徐承萍 趙蒙成 工作單位:蘇州大學教育學院

課題:

2018年江蘇省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重點課題“深化產教融合背景下教育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機制研究”(B-b/2018/03/13),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優秀創新團隊項目“江蘇職業教育現代化研究”(2017SZTD02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