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王希恩:馬克思主義民族過程理論述論
2019年10月11日 09:09 來源:《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武漢)2019年第2期 作者:王希恩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民族形成/民族發展/民族融合

內容摘要: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民族形成/民族發展/民族融合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民族是一種歷史過程的理論可以稱之為民族過程理論。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關于民族過程的論述在其民族理論體系中占有極重要的地位。經典作家關于民族形成問題的論述,可以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早期民族或原生民族的形成;一種是現代民族,包括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民族的形成。與對民族現象其他問題的論述一樣,經典作家們對民族發展階段規律的揭示有著非常明確的價值導向,這就是指導無產階級革命實踐。在馬克思恩格斯那里,民族在資本主義時代更多是一個正在或將要走向消亡的現象,而在列寧和斯大林那里,這種消亡則是比較具體的、分階段的。中國共產黨始終認為,在人類社會發展的進程中,民族的消亡比階級、國家的消亡還要久遠。黨的十九大又將“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作為新時代民族工作的重要內容。這都是對現階段民族問題和發展現狀的正確把握,是對馬克思主義民族融合理論的進一步發展,為做好當前和未來相當一段時期內的民族工作指明了方向。經過數百年的民族發展歷程,經典作家關于民族消亡和融合的理論正在得到驗證。實踐證明,要實現完全的民族融合并走向消亡,還有很長很曲折的路要走,我們還大可不必為這種前景而未雨綢繆。

  關 鍵 詞:馬克思主義/民族形成/民族發展/民族融合

  作者簡介:王希恩,男,中國社會科學院資深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民族理論、當代民族問題。北京 100081

  民族現象是一個歷史過程,有其產生、發展及消亡的固有規律,是馬克思主義一以貫之的觀點。列寧說:“祖國、民族——這是歷史的范疇。”[1]斯大林說:“民族也和任何歷史現象一樣,是受變化規律支配的,它有自己的歷史,有自己的始末。”[2]這是最明白的表述。中國共產黨就“馬克思主義民族觀”和“中國共產黨關于民族理論和政策的基本觀點”做出概括時,民族問題存在的長期性以及民族消亡的久遠性從來就作為一種基本觀點被強調。民族是一種歷史過程的理論可以稱之為民族過程理論。20世紀60-70年代蘇聯學術界曾將“民族過程”作為一項重點理論體系予以構建,雖然因其內容繁復和蘇聯的瓦解而未能得到流傳,但其秉承了歷史主義的原則是值得肯定的。我國民族理論界對馬克思主義的民族過程理論有著長期研究的傳統,將民族過程一般表述為(同時也是一種階段劃分)民族的形成、發展和消亡過程。經典作家關于民族過程的三個階段都有過相應的論述,在其民族理論體系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對無產階級民族問題綱領的形成乃至革命和建設實踐都發揮過直接的指導作用。

  一、關于早期民族的形成

  經典作家關于民族形成問題的論述,可以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早期民族或原生民族的形成,或可說為民族的起源;一種是現代民族,包括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民族的形成。這些論述雖已久遠,但都為我們留下了完整認識民族現象的珍貴理論啟迪。

  比較而言,在關于民族形成的論述中,經典作家關于早期民族形成的論述較多,研究者的分歧也較多。因為這直接牽涉到什么是“民族”這一分歧最多的問題。此外,經典作家在各自著作中提到的“民族”場景不同、指向也不同,在相應的外文表述中本來也是不同的,但在中文譯文中一律被“民族”代稱了。這在早期“民族”的論述中又最為突出,自然也最容易形成人們在討論中各執一詞,各有所據,但卻矛盾迭出的窘境。

  其實,早期民族或原生民族的性狀和我們一般理解的“民族”應該是一致的。民族就是具有同一習俗文化、地緣、語言、心理認同等族性要素的人群。或說,民族就是因族性為群的族類共同體。這些共同體只有歷史形態、規模形態和族性特點的不同,并沒有性質上的區別。在我國的民族識別過程中,毛澤東說的不要區分民族與部落,一律都稱為“民族”①,不但是政治上的考慮,也是對中國人民族概念理解上的尊重。不管在人類早期的前國家社會,還是綿延至今的當代世界,民族都是一種普遍的和基本的人類群居形式。筆者同意這樣一種概括:“具有歷史原初意義的‘民族’是人類群體最穩定的一種共同體形式,它依托于不同地域、不同生存環境而形成了語言、生產方式、生活習俗乃至衣食住行等方面的差異,呈現出文化多樣性及其互動過程中的自我認同與他識歸類。這就是中文語境中的‘民族’。”[3]

  經典作家關于早期民族形成問題的論述也應該以此來理解,因為中文中不論對于經典作家文獻中的“民族”怎樣翻譯,總還是以中國人對于民族的一般理解為基準的。

  關于早期民族的形成,其實就是我們一般理解的民族或族類共同體的形成。這樣的“民族”主要分布在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中,但他們沒有專門的文章和著作講這個問題,而是在論述前國家社會或原始社會發展史時大量涉及。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以下簡稱《起源》)是他關于前國家社會發展歷史的代表作,而這一著作又很大程度上是在完成馬克思的遺愿。因為馬克思生前曾對摩爾根《古代社會》一書做了認真研究,做了詳細摘要、批語和材料補充(也即我們現在所見的馬克思的《摩爾根〈古代社會〉一書摘要》),擬在此基礎上闡發他的關于人類早期社會的歷史及唯物史觀。恩格斯的《起源》一書既參照和繼承了馬克思的研究又運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所以代表的是他和馬克思在人類早期歷史上的一些共同思想。

  《起源》詳細論述了人類早期歷史中家庭、私有制、階級和國家的產生問題,其中也談到了“民族”的形成。在恩格斯看來,“民族”產生于原始社會末期的“軍事民主制”時代。這是國家產生的前夜:出現了自由民和奴隸的差別,富人和窮人的差別,產生了新的社會分工和階級劃分。隨著人口的增加,“住的日益稠密的居民,對內和對外都不得不更緊密地團結起來。親屬部落的聯盟,到處都成為必要的了;不久,各親屬部落的融合,從而分開的各個部落領土融合為一個民族[volk]的整個領土,也成為必要的了。民族的軍事首長——勒克斯、巴賽勒斯、狄烏丹斯——成了不可缺少的常設的公職人員。”[4]這是恩格斯講的“民族”產生的一個概況,但在不同的案例和敘述中又稍有差別。

  “大多數的美洲印第安人,都沒有超過聯合為部落的階段。他們的人數不多的部落,彼此由廣大的邊境地帶隔離開來,而且為不絕的戰爭所削弱,這樣他們就以少數的人口占有遼闊的地區。親屬部落間的聯盟,常因暫時的緊急需要而結成,隨著這一需要的消失即告解散。但在個別地方,最初本是親屬部落的一些部落從分散狀態中又重新團結為永久的聯盟,這樣就朝民族[Nation]的形成跨出了第一步。”[4]108

  而“雅典人比美洲任何土著民族都前進了一步:相鄰的各部落的單純的聯盟,已經由這些部落融合為單一的民族[volk]所代替了”[4]127。

  此外,恩格斯還提到,“在荷馬的詩中,我們可以看到希臘的各部落大多數已聯合成為一些小民族;在這種小民族內部,氏族、胞族和部落仍然完全保持著它們的獨立性。”[4]20又如北美印第安人氏族制度的演變:“一個原來統一的氏族集團怎樣逐漸散布于遼闊的大陸;各部落怎樣通過分裂而轉化為各民族,轉化為整個的部落集團。”[4]110等等。

  綜上而言,恩格斯關于早期民族形成的論述并不多,明確提到的就是它由部落或部落聯盟的“融合”“聯合”和“轉化”而成,時間是在國家形成之前或與之同時。恩格斯在《勞動在從猿到人的轉變中的作用》中說的“從部落發展成了民族和國家”是對這個問題的集中概括[5]。

  但有理由提出,恩格斯上述“民族”的形成,講的不是族類共同體意義上的民族,而是氏族社會末期部落或部落聯盟之后的一種社會組織和政治機構。比如,前述恩格斯講從部落融合為“民族”的時候,也講了“民族”的領土、軍事首長、“公職人員”、常設的“議事會”和“人民大會”[4]183。再比如講日耳曼人的“馬爾克”制度時說,日耳曼人進入羅馬帝國之后以部落劃分區域。這些區域內包括若干家庭的“血族”,“幾個有親屬關系的村,構成一個百戶,幾個百戶構成一個區。區的總和便是民族自身了”[6]。顯然,恩格斯這里講的“民族”形成,實際上是一種社會組織的變化,是部落之上的一個政治單位和區域單位的形成;講的是從氏族政治向國家政治轉變中的政治結構變化,而不是一種新的族類共同體的產生。

作者簡介

姓名:王希恩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