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改革開放以來哲學觀的重大轉向
2019年10月11日 11:09 來源:《哲學動態》 作者:賀來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Significant Development of the Conception of Philosophy since Reform and Opening-up Policy

  作者簡介:賀來,吉林大學哲學基礎理論研究中心暨哲學社會學院。

  原發信息:《哲學動態》第20191期

  內容提要:哲學觀在全部哲學問題中具有特殊地位,它通過對哲學的自我理解,以一種集中凝練的方式折射著對時代的理解。改革開放以來,當代中國的哲學對于哲學的自我理解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這集中體現在三個方面:第一,從“神的眼光”轉向“人的眼光”;第二,從“實證的眼光”轉向“批判的眼光”;第三,從“獨斷的眼光”轉向“包容的眼光”。哲學觀的這三大轉向以一種哲學的方式映照和折射著中國改革開放的精神脈動,為我們理解當代中國哲學進程和社會發展進程提供了重要的參照。

  關鍵詞:哲學觀/人的眼光/批判的眼光/包容的眼光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唯物辯證法的重大基礎理論和現實問題研究”(16IDA242)之階段性成果。

 

  哲學觀是哲學的自我理解。雖然無論從學科還是從學說角度看,哲學所包含的具體問題和領域極為多樣和寬廣,但哲學觀問題具有特殊的地位。從哲學內部,即從哲學觀與其他哲學問題和領域的關系看,它既以集中的方式體現和凝聚著對具體哲學問題和領域的理解,同時它又如同一只無形的手,影響和規范著具體哲學和領域的展開;從哲學外部,即從哲學與時代、與現實生活的關系看,哲學觀是對時代和現實生活內在精神的集中映照。如果說真正的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和文明的活的靈魂,那么哲學觀則通過對哲學的自我理解,以一種集中凝練的方式折射著對時代的理解。因此,對哲學觀及其演進進行考察,無論對于理解哲學的發展,還是對于把握時代和現實的深刻變化,都具有十分特殊的意義。本文嘗試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哲學研究對于哲學的自我理解所發生的重大轉向進行反思,為人們從更深層面把握當代中國的哲學研究的進程提供一個可供選擇的視角。

  一、從“神的眼光”轉向“人的眼光”

  改革開放40年來,哲學觀所發生的重大變革之一,我們可以概括為從“神的眼光”轉向“人的眼光”。所謂“神的眼光”,即是普特南所概括的“形而上學實在論”為代表的哲學觀:“根據這種觀點,世界是由不依賴于心靈之對象的某種確定的總和構成的。對‘世界的存在方式’,只有一個真實的、全面的描述。真理不外乎在語詞或思想符號與外部事物和事物集之間的某種符合關系。”①普特南把這種觀點稱為“外在論”觀點,它所推崇的是一種“上帝的眼光”。與之相對的是“內在論觀點”,其特征在于:“在它看來,構成世界的對象是什么這個問題,只有在某個理論或某種描述之內提出,才有意義。……并不存在我們能知道或能有效地想象的上帝的眼光:存在著的只是現實的人的各種看法,這些現實的人思考著他們的理論或描述為之服務的各種利益和目的。”②從“外在論”的“神的眼光”轉向“內在論”的“人的眼光”,正是當代中國哲學在哲學觀上所實現的重大轉向。

  以“神的眼光”理解哲學,并把它視為哲學的榮耀和超越具體學科的優越之處,這是長期以來一些人心目中的哲學形象和對哲學的基本理解。這種觀念把哲學理解為絕對的科學,無所不包的大全之學,哲學無所不能,無所不在。如果深入分析就可以發現,這種對哲學的自我理解雖然往往以“科學”為追求,但實質所代表的是一種“神的眼光”。

  我們看到,當它把哲學視為整個世界及其發展的最一般的“科學”時,這里所謂“科學”與“具體科學”意義上的“科學”有著根本不同,毋寧說相反,它恰恰認為“具體科學”的“科學”是不完整、不清晰,或者說缺乏嚴格和徹底的自明性和奠基性;因而具體科學需要一門更具有“本質性”和“奠基性”的“科學之科學”,即哲學來為具體科學提供終極的根基。因此,按照黑格爾的說法,這種科學乃是“關于絕對者之真理”。近代以來,各門具體科學,尤其是自然科學擺脫了形而上學的束縛而獲得了分門別類的獨立的存在和發展,但在這種哲學觀看來,這種科學所代表的是局部的、片面的、零碎的因而也是有限的知識,如果缺乏與“絕對整體”的聯系,那么,人們將無法獲得關于世界的整體圖景的認識。因此,超越具體科學,即超越知識的有限性和局部性,獲得關于“整體”的洞見和“統一性原理”的把握,就成為“哲學科學”的任務。很顯然,與“具體科學”相比,“哲學科學”是“本質科學”,是“絕對科學”,一言以蔽之,是“形而上學”。

  把“哲學科學”視為超越“具體科學”的“絕對科學”和“本質科學”,這在哲學史上有著深刻的淵源。自康德以來,為了回應自然科學等具體科學愈來愈迅猛的獨立發展的趨勢,如何捍衛自身的合法性,成為哲學的重大挑戰之一。黑格爾可謂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哲學家,他把具體科學視為“知性科學”,與之相對,哲學作為關于“絕對整體”的科學是“邏輯學”,即為所有“知性科學”奠基并規范其存在和活動的“真理的邏輯”。作為“真理的邏輯”,它使具體科學擺脫了其有限性而達到了無限性,超越其外在性和形式性而達到了自身的絕對基礎和必然性,超越了其現象性和主觀性而達到了絕對的客觀性與本質性。在此意義上,可以說,雖然我們激烈反對和否定黑格爾等人的“唯心主義”,在哲學觀上卻難以否認,我們長期所接受的哲學觀與以黑格爾為代表的哲學觀有著深層的一致性。

  因此,當我們把哲學理解為關于“整個世界”的科學時,實際上所體現的是普特南所謂的“神目觀”意義上的哲學觀。這種“神目觀”意義上的哲學觀由于其獨斷性和非批判性,存在著難以克服的內在困境。改革開放以來,哲學觀所實現的一個重大轉向即是消解哲學自我理解的這種“神的眼光”,并推動其向“人的眼光”的轉變。

  從“人的眼光”理解哲學,包括兩層含義。第一,它意味著自覺地承認,哲學只能提出和回答人所能提出和回答的問題,而不能僭越人的理性和歷史性存在,去充當神的角色,去占有絕對的、無條件的關于整個世界的最普遍規律的知識。這實際上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回歸到蘇格拉底的問題:哲學不是“智慧的占有者”,而是“智慧的熱愛和追求者”,“占有智慧”只有“神”才能做到,熱愛并追求智慧才是人的本分,因而也才是哲學的本分。第二,它意味著自覺地認識到,哲學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人之外的抽象的“神圣力量”,而是為了人自身的存在和發展,尤其是為了提升人的自我認識和推動人的精神成長。哲學作為人類文化的特殊樣式,既是人特殊生命本性的體現,同時也是為人的生命服務的精神向度。舍此,哲學就將成為束縛人的自由和豐富性的抽象教條與異化力量。

  哲學觀從“神的眼光”向“人的眼光”的轉變,這一趨向貫穿在改革開放以來當代中國哲學的演變過程中。學者們通過對以傳統教科書哲學體系所代表的哲學觀的深入反省,通過對具體哲學問題的深入探討,通過對哲學史的重新理解,通過對哲學與具體科學關系的再認識,通過對中西哲學的深度研究,等等,從各個不同方向和途徑拆解曾經占據支配地位的哲學觀的“神圣形象”,并彰顯哲學的“人的眼光”。在此僅列舉其中若干具有代表性的典型表現來說明這一點。

  20世紀80年代初,“認識論”一度成為國內哲學界的焦點,一些學者明確提出了“哲學就是認識論”的哲學觀。這種哲學觀認為哲學要追求的不是關于世界整體的終極知識,而是要回答“在思維與存在關系中,思維如何認識和理解存在,以實現兩者的統一,從而為知識的客觀性奠定可靠的前提和基礎”這一認識論的基本問題。這意味著,哲學的視線從矚目于終極存在轉向了對人的思維與存在關系的反思,這一認識論的基本問題屬于人與世界關系的環節之一,就像康德所提出的“我能認識什么”屬于“人是什么”這一總問題的重要方面,因此,很顯然,這種哲學觀體現的是鮮明的“人的眼光”。

  把哲學理解為以“實踐”為核心概念的“實踐哲學”,這是改革開放以來學者們通過對馬克思哲學的深入研究和重新理解,在哲學觀上所取得的最重要的理論成果之一。按照這種觀點,馬克思哲學之區別于傳統哲學,最根本之處在于它已把實踐觀點貫徹在對人、世界,以及人與世界關系等一切問題的理解之中。這體現在哲學觀上,就是將哲學把握為區別于“理論哲學”的“實踐哲學”,強調“實踐哲學”放棄了對于實踐活動之外的抽象理念世界的迷戀和追逐,而把由實踐活動所創造的現實生活世界以及通過實踐活動對現實生活世界的改造置于哲學關注的中心。很顯然,把哲學理解為“實踐哲學”,所體現的是對哲學的“神的眼光”的堅決拒斥和對人的現實生命的自覺回歸。

  把哲學理解為關于人自身的自我反思和自我理解學說,認為哲學的功能在于通過對人的自我反思和自我理解,提升人的主體自我意識和人生境界。這種哲學觀把哲學與人的生命存在視為一種內在循環并在循環中不斷雙向推進的良性互動關系:一方面,人的現實生命存在是哲學的反省對象,構成哲學探究的真實“本體”;另一方面,哲學通過對人的現實生命的自覺反省和探究,以一種特殊方式表達著對于人現實生存狀態、生存意義和精神意境的覺解,并以此推動人的主體意識的自覺和人生境界的升華。例如,在20世紀80年代,有學者從馬克思哲學的視角,明確提出傳統教科書體系的最大問題就是失落了人的“主體自我意識”,認為“哲學就是人作為主體的自我意識的理論表現。哲學的基本功能,也就在于提高人對于對自身主體性的意識(以及由此引發的對他意識)”;③再如,有學者從中西哲學比較的背景,認為“哲學應是以進入人與世界融為一體的高遠境界為目標之學”,或者說,“哲學是關于人對世界的態度或人生境界之學”;④等等。

  上述只是哲學觀的這一趨向中一些具有典型性的表現。事實上,改革開放以來,哲學領域所發生的每一次重大理論討論,每一次圍繞著重大問題所取得的進展,都從不同角度體現并推動著這一轉變。無論是關于人道主義和異化問題的論爭、哲學教科書體系的改革、實踐唯物主義、主體性、價值論等問題的討論,還是關于資本邏輯的反思、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探討,甚而對發展哲學、經濟哲學、社會哲學、文化哲學、生存哲學等領域的開拓等,均蘊含和折射著對于哲學自我理解的重大轉變,而從“神的眼光”轉向“人的眼光”正構成這一轉變的核心內容。

作者簡介

姓名:賀來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