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關注
三十年來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范式之轉換
2019年10月13日 09:23 來源:《河北學刊》2018年第2期 作者:李長莉 字號
關鍵詞: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范式;史學理論;社會治理

內容摘要: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復興30年來,相繼出現了“現代化”、“本土現代性”、“社會與國家”、“社會治理”等四類影響較大的研究范式,推動著學科不斷走向新的廣度、高度與深度。

關鍵詞: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范式;史學理論;社會治理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復興30年來,相繼出現了“現代化”、“本土現代性”、“社會與國家”、“社會治理”等四類影響較大的研究范式,推動著學科不斷走向新的廣度、高度與深度。但作為以研究本土經驗為主旨的學科,尚缺乏有效回應現實問題的重大理論成果,對于西方經驗與理論已無力解釋的“中國道路”這一世界理論難題,也還沒有提出得到廣泛認可的本土解釋理論。展望未來,從“社會治理”著眼,在全球化視野下,向社會建設與發展維度方向拓展,可能會推動我們對中國近代社會治理與發展取得更深入的認識,為當今中國建設可持續發展的良治社會與善治社會,提出有益的歷史啟示和理論闡釋。由此可能會形成新的研究范式,引領學科在理論創新上取得新突破、新進展。

  關鍵詞:中國近代社會史 研究范式 史學理論 社會治理

  作者簡介:李長莉(1958- ),女,河北辛集人,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中國近代社會文化史研究。

 

  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自1980年代中期復興以來,迄今已走過30年歷程。期間,中國近代社會史學科發展不斷成熟。據初步統計,30年來發表論文總量達5000篇,出版著作約千部;近年年均發表論文約500篇、出版論著近百部,且以遞增速度增長,同時研究領域的廣度和深度不斷擴展,研究方法多有創新,可謂發展迅速、成績斐然①。社會史學科的主旨,是通過考察歷史上普遍而具體的社會現象,探究社會的內在結構、演變機制及發展趨向,提出對社會歷史變遷本質的解釋與認知,為今人提供認識人類境遇及未來走向的經驗性啟示與理論。從這一學科目標著眼,審視當前的研究狀況,還存在一些不足與缺陷,集中表現為三點:一是許多成果仍停留在還原歷史的基礎性研究,缺乏對社會變遷本質性問題的精深解釋;二是不少成果為舊論題與舊框架下的同質性、重復性研究,缺乏實質性的深入開拓與突破;三是面對當代中國社會急劇轉型過程中出現的種種現實課題,缺乏有效回應的理論建構及成果,對于西方經驗與理論已無力解釋的“中國道路”這一當今世界學術領域的理論之謎,中國社會史作為以研究本土經驗為主旨的學科尚未提出被理論界廣泛認可的本土解釋理論。這些缺陷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本學科許多研究成果的知識交流僅限于狹窄的專業或專題范圍之內,難以進入普遍性知識和公共理論交流平臺,更難以進入理論創新的主流之中,這種狀況已形成制約學科價值提升的瓶頸。

  欲尋求學科進一步發展的突破,從“研究范式”層面進行反省及開拓,應是一個有效途徑。本文所謂“研究范式”(或稱“理論分析框架”),系指在史學研究實踐中基于某種核心理論而形成的帶有一定趨向性和導向性的研究路徑、中心問題、認知范疇及分析框架,且形成一定的規模性影響。回顧中國近代社會史30年來的研究實踐,相繼形成了“現代化”、“本土現代性”、“社會與國家”、“社會治理”等影響較大的“研究范式”,在不同階段形成廣受關注的熱點,產生了一定的導向性和規模性影響,成為許多研究成果或顯或隱的主導路向和特征。對于這幾類“研究范式”的相關內容,以往一些學術綜述中也有所涉及,但有的并非是從“研究范式”或“理論框架”這一宏觀層面作考察,有的只是對某個研究范式的專題評述,尚未見將30年間這些“研究范式”聯系起來作總體考察、集中梳理及轉換邏輯的反省。本文即從此點作一探討,并對研究范式的進一步發展作一展望。

  一、“現代化”范式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最初30年間,中國近代史以政治史為中心的“革命史范式”為主導,而自改革開放后,思想解放,實事求是,黨和國家的發展重心由以階級斗爭為綱轉向以發展經濟為中心的現代化建設,促使人們開始反省和審視中國現代化為何沒有成功?史學研究者也開始拋棄“革命史范式”的認識框架,從反省現代化的視角重新審視中國近代發展歷程。1986年舉辦的第一屆中國社會史學術研討會,提倡研究作為中國現代化基礎和土壤的社會史,以求探索中國社會與現代化的關系,由此標志著中國社會史研究開始復興。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社會史研究就是從反省現代化起步,且成為社會史復興時期的主題。這樣一種以現代化變遷為主線的社會史書寫和解釋模式,后被理論界、學術界稱為“現代化范式”。中國社會史研究由于直接從“現代化范式”起步,較少受“革命史范式”舊有模式的束縛,加之研究視角和理論方法的創新,因而呈現出不同于以往史學的新面貌和新氣象。

  以“現代化范式”研究中國近代社會史主要表現為以下理路:以西方現代化為標準及中國近代社會發展目標,按照現代化元素和模型,對照查找中國近代社會的對應元素及發展狀況。在這種解釋框架下,中國近代社會即是由中國傳統農業社會向西方式現代工業化社會轉變的過程,而這種轉變的速度之慢、范圍之小、道路之曲折、不全面、不徹底等即是造成中國現代化不成功的原因。在中國社會史研究復興初期,學術界在“現代化范式”主導下,對于中國近代社會狀況、傳統與現代化的關系、現代化的曲折與不成功、與西方現代化相比的缺失等等展開一系列研究,推出了一批不同于“革命史范式”且令人耳目一新的研究成果,開啟了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的新方向,奠定了中國近代社會史研究的基礎。對于這一研究狀況,迄今已有不少評述,尤以喬志強和行龍在1998年撰文所作闡述比較集中與全面,文中對中國社會近代化變遷的過程、特征和階段分別作了概括[1]。

  “現代化范式”在1980—1990年代社會史復興時期是主流解釋理論,為中國近代社會史學科奠定了基礎,并推動了學科的初期發展,其價值主要體現為以下三點:

  一是研究重心“回歸社會”。將中國近代社會發展目標確立為現代化,取代政治革命為核心價值,并由此反省和探索中西比較下中國社會現代化變遷的缺陷、障礙與艱難曲折,研究重心由以往政治斗爭、革命運動轉向社會本身,重點研究社會結構、社會階層、社會狀況等各社會要素的現代化程度及與現代化變革的關系。

  二是研究視角“眼光下移”。鑒于現代化是社會全面、整體性變革,因而將研究領域擴展到社會各個方面,研究視角和關注重心由以往集中在上層精英階層,轉向社會與民眾,大大擴展了研究領域。

  三是理論方法更新。在“實證”這一史學基本方法基礎上,借鑒社會學、人類學、政治學等社會科學理論方法,提高了歷史分析力與解釋力,使歷史研究得到現代理論方法上的提升。重視理論反省與方法更新,也成為社會史研究不同于以往史學研究的一大學科特征。

  在“現代化范式”研究實踐經過一段發展后,顯現出一些缺陷,對此已有學術界的反省與共識,歸納起來主要有三:一是“西方中心”的一元現代化論,以西方模式生搬硬套中國社會,而忽視中國社會發展的本土特性和內在邏輯;二是用傳統向現代的單線性、目的論概括中國近代社會變遷過程,過于簡單化,而忽視了社會變遷的豐富性與復雜性;三是以“傳統—現代”、“中國—西方”、“落后—進步”等二元對立價值論劃分及評判社會現象,失之于概念化、表面化。由此,學術界、理論界開始力求克服這些缺陷,以期尋求超越“現代化范式”的新突破。

作者簡介

姓名:李長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