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關注
朱光潛前期對康德—克羅齊美學的批評
2019年10月13日 09:51 來源:《中國文學批評》2018年第2期 作者:張郁乎 字號
關鍵詞:朱光潛;克羅齊;美感經驗;藝術觀

內容摘要:朱光潛前期的美學思想并沒有囿于康德—克羅齊的形式主義美學,而毋寧是一個走出康德—克羅齊的影響,反思、批判康德—克羅齊美學的過程。

關鍵詞:朱光潛;克羅齊;美感經驗;藝術觀

作者簡介:

  摘要:朱光潛前期的美學思想并沒有囿于康德—克羅齊的形式主義美學,而毋寧是一個走出康德—克羅齊的影響,反思、批判康德—克羅齊美學的過程。這個過程始于《文藝心理學》(1936),完成于《克羅齊哲學述評》(1948)。《文藝心理學》中,朱光潛接受了康德—克羅齊所給出的美感經驗原理,但不同意克羅齊對藝術的看法,爭論的核心是藝術與實際人生和社會的關系問題。他試圖找到克羅齊錯誤的藝術觀的根源,但并不成功。《克羅齊哲學述評》糾正了《文藝心理學》中對克羅齊的誤會,找到了克羅齊錯誤的藝術觀的根源,同時也打碎了克羅齊唯心主義哲學的根基。他還借對克羅齊哲學的述評,對唯心主義哲學作了一次總檢討,發現唯心主義打破心物二元的企圖結果只是一個“慘敗”。這一切都為他后期轉向馬克思主義美學埋下了伏筆。

  關鍵詞:朱光潛 克羅齊 美感經驗 藝術觀

  作者簡介:張郁乎,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一

  我們通常以1956年美學大討論的開始為界,把朱光潛的美學思想劃分為前期和后期。就哲學方面來說,前期立足于唯心主義,后期立足于辯證唯物主義;具體到美學,前期接受的主要是康德—克羅齊一線的形式主義美學,后期轉向馬克思美學思想的研究和闡發。這印象大抵正確,不過也有一個嚴重的缺陷,就是把他前期的思想固定化了。其實朱光潛前期的美學思想一直在發展,而發展的方向恰是一步步走出康德—克羅齊的影響。他在《我的文藝思想的反動性》(1956)中回顧了自己從前的美學研究:

  我在美學上思想發展過程可分三個階段:首先是恭順地跟著克羅齊走(《文藝心理學》初稿),繼而對他的“藝術即直覺”這個定義所否定的東西開始懷疑起來,想法彌補他的漏洞,由于沒有放棄“藝術即直覺”的基本定義,弄得矛盾百出(《文藝心理學》的修正稿)。后來,我由美學涉獵到克羅齊的全部哲學,對它作了一些邏輯的分析,就開始懷疑到唯心主義哲學本身(《克羅齊哲學述評》)。⑴

  可見他前期的美學思想,并沒有停留于康德—克羅齊的形式主義,而毋寧是一個突破甚至走出康德—克羅齊形式主義美學的過程。如他所言,這“走出”主要有兩步,第一步是在《文藝心理學》(1936)里對克羅齊美學的修正和批評,第二步是在《克羅齊哲學述評》(1948)里對克羅齊思想乃至整個唯心主義哲學的全面清理。可以說,他前期美學思想的發展,是與對康德—克羅齊形式主義美學的反思與批判相伴的。

  這啟發出一個問題:朱光潛20世紀50年代美學思想的“轉向”,是否有其內在的邏輯?換一種說法:50年代的“轉向”,是否可以看作其思想發展的一個內在的環節?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需要詳細考察此前他對克羅齊美學的兩次批評。

  二

  第一次批評,是在1936年出版的《文藝心理學》中。《文藝心理學》的初稿是1932年在倫敦完成的,作者1933年回國后,曾拿它做講義在清華和北大各講過一遍,每次講演,都把原稿更改過一次,至1936年出版,已經超過原稿三分之一,其中第六、七、八、十、十一諸章完全是新添的。對于其間的變化,朱光潛在前言中說:

  在這新添的五章中,我對于美學的意見和四年前寫初稿時的相比,經過一個很重要的變遷。從前,我受從康德到克羅齊一線相傳的形式派美學的束縛,以為美感經驗純粹地是形象的直覺,在聚精會神中我們觀賞一個孤立絕緣的意象,不旁遷他涉,所以抽象的思考、聯想、道德觀念等等都是美感范圍以外的事。現在,我覺察人生是有機體;科學的、倫理的和美感的種種活動在理論上雖可分辨,在事實上卻不可分割開來,使彼此相互絕緣。因此,我根本反對克羅齊派形式美學所根據的機械觀,和所用的抽象的分析法。這種態度的變遷我在第十一章——《克羅齊派美學的批評》——里說得很清楚。我兩次更改初稿,都以這個懷疑形式派的態度去糾正從前尾隨形式派所發的議論。我對于形式派美學并不敢說推倒,它所肯定的原理有許多是不可磨滅的。它的毛病在太偏,我對于它的貢獻只是一種“補苴罅漏”。⑵

  《文藝心理學》的初稿如何,已經無從知道,我們只能從修正稿看他如何修正康德—克羅齊的形式主義美學,看他多大程度上走出了康德—克羅齊的形式主義美學。

  《文學心理學》(修正稿)⑶關于康德—克羅齊一派,朱光潛說:

  近代許多美學派別中有一個最主要的,就是十九世紀德國唯心哲學所醞釀成的一個派別。這派的開派始祖是康德,他的重要的門徒有席勒、黑格爾、叔本華、尼采諸人。這些人的意見固然仍是彼此紛歧,卻現出一個共同的基本的傾向。我們通常把這個傾向叫做唯心主義或形式主義。意大利美學家克羅齊最后起,他可以說是唯心派或形式派美學的集大成者……我們在本書里大致是采取他的看法,不過我們和他意見不同的地方也甚多。⑷

  這一派的美學思想奠基于康德。康德對美感經驗的分析有兩個核心的結論,一是美感經驗不涉及概念;二是美感經驗是超功利的。在此基礎上,康德又提出了純粹美和依存美的區分,認為藝術中除少數涉及純形式如顏色、線性、聲音的藝術屬于純粹美,其他大多數藝術都因為涉及觀念和內容,而落在依存美的范圍。康德的這些分析,奠定了形式派美學的理論基礎。形式派美學家們由此出發,發展出一系列關于藝術的看法。由美感經驗的非概念性,發展出輕理智、知識,而重情感、想象的浪漫主義藝術觀;由美感經驗的超功利性,強調藝術的獨立自由,要求把藝術與實際人生,諸如道德、經濟活動、政治活動、甚至科學活動等區隔開來;由純粹美與依存美的區分,則發展出重形式而輕內容的藝術傾向。克羅齊最后把美感經驗、直覺、表現、藝術這幾個概念等同起來——以為藝術的活動即美感的活動,美感的活動即直覺的活動——從而把形式派的傾向推到極端,要切斷美感經驗/藝術與實際人生的聯系。這對傳統的藝術觀念是一個巨大的沖擊,引起了一個廣泛爭議的問題:藝術與人生的關系到底如何?藝術與社會的關系到底如何?朱光潛對康德—克羅齊美學的修正,即集中在藝術與人生的關系問題上。

  朱光潛起初是克羅齊的信徒,追隨克羅齊的美學/藝術思想,主張藝術的獨立價值,比如他說“最上乘的是自言自語”,“作者用意第一是要發泄自己心中所不能發泄的,這就是勞倫斯所說的‘為我自己而藝術’”,⑸就都是追隨克羅齊而發的議論。⑹后來他認識到形式派的藝術觀點每與經驗(常識)相悖,于是他要對從前所追隨的形式派的藝術觀點加以修正。不過他同時又認為,康德—克羅齊一線相承的關于美感經驗的基本原理是不可磨滅的,需要堅持。接受形式派關于美感經驗的基本原理,卻不接受形式派的藝術觀點,這看似矛盾,然而這矛盾其實源自形式派的一個錯誤,即形式派普遍地把美感經驗與藝術等同起來,而實際上美感經驗和藝術并不是一回事。朱光潛看到形式派的這個錯誤,于是把美感經驗和藝術分開處理。他認為“形式派美學的錯誤……不在它對于美感經驗以內所肯定的,而在它對于美感經驗以外所否定的”。⑺因此,關于美感經驗本身(即美感經驗以內的),他接受康德—克羅齊的觀點(非概念,超功利),在美感經驗以外(如藝術),他修正康德—克羅齊的觀點。《文藝心理學》一至四章,大抵在申發康德—克羅齊關于美感經驗的不可磨滅的原理,即“在美感經驗中,心所以接物者只是直覺而不是知覺和概念;物所以呈現于心者是它的形象本身,而不是與它有關系的事項,如實質、成因、效用、價值等等意義”。⑻他在援用距離說和移情說分析美感經驗時,也極力維護這些基本觀點(即強調審美對象的獨立自足與孤立絕緣),而把距離說和移情說中與此違背的內容都割除掉。五至十一章,大抵是在做調整的工作,糾正康德—克羅齊形式派一線藝術觀點的偏狹。他的調整也是有策略的:一方面從康德—克羅齊之說,認為必須守住審美/藝術與實際人生的距離,即藝術不是“功利的活動”,不是“道德的活動”,不是“科學的活動”;另一方面他又認為藝術與實際人生是有聯系的,“不是”不等于“無關”,藝術可以沒有實用目的,但不能脫離人生經驗。總之,藝術與實際人生的諸種活動既不容混淆,但也要承認它們之相因為用。這是朱光潛對于藝術與實際人生之關系的基本觀點。

  這種調和的態度,在他處理文藝與道德的關系時,表現得最為充分。他說:

  從古希臘一直到十九世紀,文藝寓道德教訓,是歐洲文藝思想中一個主潮;到了十九世紀,它才產生動搖。使它動搖的有兩種勢力。第一是浪漫主義所附帶的“為文藝而文藝”的信條……“為文藝而文藝”在十九世紀文人的心目中只是一種信仰,并沒有什么深奧的理論的根據。但是當時還另有一種較深厚的勢力,給從前文藝必寓道德教訓說以更大的打擊,這就是從康德到克羅齊一線相承的唯心主義的美學。這派美學從美感經驗的分析證明藝術和道德是兩種不同的活動。道德是實用的,起于意志的;美感經驗是直覺的,不涉意志欲念的。⑼

  從這個區分出發,康德—克羅齊一派美學偏重形式而否認藝術與道德有任何關聯。問題是,美感經驗不涉及意志欲念,就能證明藝術不涉及意志欲念嗎?朱光潛說:

  把美感經驗劃成獨立區域來研究,我們相信“形象直覺”、“意象孤立”以及“無所為而為地觀賞”諸說大致無可非難。但是根本問題是:我們應否把美感經驗劃為獨立區域,不問它的前因后果呢?美感經驗能否概括藝術活動全體呢?藝術與人生的關系能否在美感經驗的小范圍里面決定呢?形式派美學的根本錯誤就在忽略這些重要的問題。⑽

  朱光潛認為,美感經驗只是藝術活動之全體中的一小部分,形式派的錯誤就在把美感經驗等同于藝術。他說:

  美感經驗只能算是藝術活動中的一部分,形式派美學把“美感經驗”和“藝術活動”看成同義,于是拿全副精神注在美感經驗本身,既不問它如何可以成立(因),又不問它的影響如何(果)。⑾

作者簡介

姓名:張郁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2选5任七万能码